• <nav id="smiqc"></nav>
  • <optgroup id="smiqc"></optgroup>
  • <nav id="smiqc"></nav>

  • 天富總代理-收益的專家 聯系QQ34518577

    動真格!涉虛假宣傳,學而思天富平臺主管 新東方在線等被頂格

    天富平臺主管


    如果不加有效約束,資本將無可避免地以高獲利為導向,無底線迎合短期“提分”的功利性需求,甚至不惜制造群體性焦慮,將教育變成一場“內卷游戲”,最后得利的只有資本。
    連續兩日,監管層對校外教育培訓機構提出點名批評,政策層面的嚴厲監管趨勢愈發明確。天富平臺主管
     
    4月25日,北京市市場監管局消息稱,近期針對群眾反映強烈的校外教育培訓機構組織專項檢查,依法查處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價格違法、虛假宣傳等行為。其中跟誰學(后更名為高途課堂)、學而思、新東方在線、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訓機構被頂格罰款50萬元。
     
    4月24日,學而思網校、高途、網易有道精品課、猿輔導因違規提前招生收費等問題被北京市教委通報。連續兩日,學而思被通報“點名”兩次。
     
    虛假宣傳不再可行
     
    今日四家被罰款企業中,據北京市市場監管局消息,跟誰學主要是因為通過其運營的官方應用程序“跟誰學”銷售多款培訓課程,銷售頁面顯示諸如“11998元,聯報優惠3880”的優惠活動,但11998在優惠活動前未實際成交過,屬于“利用虛假的或者使人誤解的價格手段,誘騙消費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與其進行交易”的價格違法行為。天富平臺主管
     
    其余三家也是相似問題。學而思通過其運營的天貓商城“學而思網校官方旗艦店”銷售的多款培訓課程,銷售頁面顯示諸如“價格799.00,促銷價20.00”的促銷活動,但價格799.00在促銷活動前未實際成交過。新東方在線通過其運營的官方網站“新東方在線”銷售的多款培訓課程,銷售頁面顯示諸如“優惠后1992160”的優惠促銷活動,但價格2160在優惠促銷活動前未實際成交過。高思通過其運營的“高思教育APP”、“(高思教育小程序)”等渠道銷售的多款培訓課程,銷售頁面顯示諸如“原價1770,214”的銷售活動,但原價1770元在銷售活動前從未實際成交過,為虛構原價。均屬于“利用虛假的或使人誤解的價格手段,誘騙消費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與其進行交易”的價格違法行為。
     
    北京市市場監管局表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價格法》第四十條第一款、《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第七條“經營者違反價格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利用虛假的或者使人誤解的價格手段,誘騙消費者或者其他經營者與其進行交易的,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并處違法所得5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處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罰款”的規定。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對跟誰學、學而思、新東方在線、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訓機構上述價格違法行為分別給予警告和50萬元頂格罰款的行政處罰。
     
    網經社“電數寶”電商大數據庫顯示,2020年我國在線教育共發生111起融資,總金額逾539.3億元,超過前四年的融資總和。熱錢的涌入激化行業狂奔過程中的問題和惡習,《2020年教育培訓消費輿情數據分析》顯示,2020年全網共監測到有關教育培訓消費輿情信息約384.8萬條,其中負面輿情信息約271.2萬條,占比70.49%,主要集中在退費困難、虛假宣傳、培訓質量和合同糾紛四個方面。
     
    針對北京市市場監管局的罰款批評,學而思網校與高途集團對第一財經回應稱,誠懇接受行政處罰決定,下線相關不合規的價格標識,同時開展針對全平臺、全渠道標價問題的專項審核。
     
    在線教育監管趨嚴
     
    此前關于在線教育監管政策即將出臺的消息便一度流傳,此番愈發嚴格的處罰措施,透露出相關政策靴子即將落地的前奏。
     
    4月23日,北京市教委印發《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于近期檢查學科類校外線上培訓機構發現問題的通報》(簡稱“通報”)。通報指出,近日,市教委會同相關部門針對學科類校外線上培訓機構的招生收費、廣告宣傳、課程師資等內容進行了檢查,均為知名在線教育品牌。
     
    通報問題具體包括四個方面:違規提前招生收費、以不當用語誤導學生報名繳費、部分直播類課程晚于21:00結束、以明顯低于成本價格售賣課程。分別涉及預售課程與預付款、暑秋聯報、虛假營銷、燒錢補貼等問題,或將直接帶動目前教育企業對過度營銷、虛假宣傳、資本過熱等問題的調整。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在線教育分析師陳禮騰對第一財經表示,課外培訓機構的話題在“兩會”期間就受到關注,此后監管部門在此方面一直有所行動。3月份,對于校外培訓的整頓,北京市各區已經紛紛下發紅頭文件繼續深入整頓治理校外培訓機構。
     
    另外,陳禮騰稱,近年來因資本的瘋狂介入,夸張投放廣告,教育公司野蠻生長導致質量好參差不齊,高速發展下的在線教育或多或少違背了教育本質。監管的加強有助于行業的規范發展,此次處罰也給其他在線教育公司敲響警鐘。
     
    此前新華社發布評論稱,如果不加有效約束,資本將無可避免地以高獲利為導向,無底線迎合短期“提分”的功利性需求,甚至不惜制造群體性焦慮,將教育變成一場“內卷游戲”,最后得利的只有資本。要提高準入門檻,同時加強資金監管,保障學生與家長合法權益。最為關鍵的是,要節制資本無底線逐利沖動,保證資本在有序、可控的前提下助力教育發展。
    色狠狠久久av五月丁香
  • <nav id="smiqc"></nav>
  • <optgroup id="smiqc"></optgroup>
  • <nav id="smiqc"></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