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qssuu"></noscript>
  • 當前位置: 主頁 > 電腦維修 > 蓋軍銜:閉眼拆裝機器 三赴南極“修機器” 忍痛弟

    蓋軍銜:閉眼拆裝機器 三赴南極“修機器” 忍痛弟

    發布時間:05-06 06:26點擊:

      “軍銜生病時還在安慰我:‘沒關系,哪天我真走了,你就當我出一次長差!,他真的又出了一趟差,我還在等待著他回家!泵棵空f起蓋軍銜,妻子王嫣明總是潸然淚下。

      這就是廈門廈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高級技師蓋軍銜。他更愿意別人把他的離去,當成是去出長差,因為他太愛他的工作了。一年當中,他有四分之三的時間都在出差,但他樂此不疲。

      閉著眼也能拆裝機器

      1975年,20歲的蓋軍銜進入廈門工程機械廠當學徒工,學歷只有小學水平。

      當時大家都下班了,蓋軍銜卻經常獨自一人廢寢忘食地琢磨技術。為了弄清裝載機這個現代大型機械的結構和工藝,他對著圖紙,一遍遍把數十萬個大小不一的零件都拆下來,一一分解、研究,然后又一一裝配上去。時間一久,他摸透了裝載機的每一根血脈、神經,并練就了一個特殊的過人本領:蒙起眼睛,也可以把裝載機分解,還可以全部裝配上去,只要聽聲音,就能辨別機械故障產生的和原因。

      有一回,蓋軍銜在巴西出差,接到中東一位客戶的電話。該客戶的裝載機出了故障,向蓋軍銜求助,他一時無法過去,就請這位客戶把手機放在啟動的裝載機旁邊。蓋軍銜悉心辨析從手機中傳來的聲響,居然發現了故障產生的地方和原因,經過他切中要害的技術指導,故障順利排除了。

      參加工作30多年,蓋軍銜逐漸成為了裝載機方面的行家。2012年12月,蓋軍銜獲得了技術工人最高——“中華技能大”。

      這些閃光的榮譽背后,是蓋軍銜辛勤的汗水。蓋軍銜以驚人的毅力,自學讀完了中學、大學的所有課程,最后終于獲得了機械專業的本科文憑。就在兩年前,蓋軍銜從上看到了一個快速記憶的英語培訓班,那個班大部分都是小朋友,他也跑去報名聽課。

      三赴南極“修機器”

      蓋軍銜人生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無疑是到南極“修機器”,他是我國首批受邀參加南極科考的工程機械行業的隊員。

      蓋軍銜第一次和南極結緣是在1995年。那時中國南極長城站的一臺廈工裝載機壞了,廈工便派蓋軍銜去修理。

      蓋軍銜第一次參加國家南極考察隊,擔任長城站建設工程機械師。他充分利用極晝現象四處奔忙,兩個多月,不要說午睡,連休息都沒有安穩過。一座垃圾山,一幢房子般大小的建筑廢渣,幾乎都是蓋軍銜一個人清理運走的。

      1997年,蓋軍銜第二次參加南極考察,出征南極冰蓋最高點冰穹A,成為我國最早進入南極內陸冰蓋的兩位機械師之一。蓋軍銜摸索總結了一套冰蓋行車、保養、維修的經驗,保障車隊從中山站向冰穹A行進了464公里,創造了世界紀錄。

      2004年底,蓋軍銜第三次參加南極考察。在中山站,蓋軍銜利用僅有的德文版原理圖,對三輛雪地車進行了系統調整、檢修。在進入南極冰穹A、海拔4000米(相當于藏區5000米)的最高區域后,由于連續緊張地搶電機組,蓋軍銜出現了嚴重的高原反應,身體接近休克,在這種情況下,他仍然工作。

      忍著病痛指導徒弟

      全國勞動模范、“中華技能大”獲得者……鑒于蓋軍銜突出的貢獻和能力,公司多次要提拔他到領導崗位上,他卻淡淡地說,還是把他放在第一線吧。

      從南極回來之后的10年,蓋軍銜把全部精力傾注到培養技術上。蓋軍銜一直,年輕人是企業的未來,企業的希望。他經手培訓的技術工人超過3000名。

      2013年1月,蓋軍銜檢查出患有胰腺癌。但他仍然把電腦放在床邊,只要身子舒服一點便打開電腦看動畫培訓項目。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蓋軍銜咬著牙,抱著電腦做培訓用的3D課件。徒弟來,蓋軍銜忍著病痛進行指導,詢問項目的進展。

      2013年4月25日,蓋軍銜走了,才58歲。所有與他結識的人收到他的這樣一則短信:“各位朋友大家好,當你收到這條短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人到另一個世界。感謝各位多年來的關心和厚愛,我在西去的上遙祝各位朋友健康長壽。這是我送給各位朋友的最后一個祝福。永別了!”(記者 馬躍華)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電腦維修
    成人无码区免费A∨,鲁丝无码一区二区三区,2021国产麻豆剧传媒圣诞采访
  • <noscript id="qssuu"></noscript>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